新闻中心

蒙古包_一个用蒙古包建成的村庄

几十个蒙古包汇成了一个临时村,从都市高楼里走出来的孩子们,在开放平等的空间里风驰电掣着,大人们都心怀同情地容忍着他们的“叫嚣乎东西,隳突乎南北”,与我们小时候相比,孩子们与自然的距离,孩子们彼此之间的距离,实在是太过遥远了。

Summer



孩子们踩着柔软的草场,他们在奔跑,一个个孩子就是一匹匹马驹,在阔大的草场上,他们无拘无束任意东西,他们向不远处的草坡上冲刺,穿着不同颜色衣服的他们化作了一个个跳动的红的黄的花的点儿,看,草坡上的他们飞了起来,远远的,依然能够听出他们喊叫的声音里充满了快乐,这是脱笼之鹄的快乐,是真快乐。孩子们啊,我们多么希望你们都能成为草原上的鹰,感受到更奔放的快乐啊!



草原就像一位慈爱的奶奶,和我们一起纵容着孩子们,深情地望着孩子们,与他们分享着这份难得的接地气的快乐。比赛间短暂的午休,哪怕草原的阳光依旧炽烈,孩子们依然跑到草原深处去,他们追逐着蚂蚱,与蚂蚱游戏。他们看到了神奇的红果子,贪婪地把它采到矿泉水瓶里,视作珍宝。云朵飘过来,悄悄地遮住烈日,草原的天空怎么忍心让这些孩子们在酷日下暴晒呢?平日里单纯幼稚的儿子居然摘回一束小野花,插到水瓶里,养在我们住的蒙古包里的小圆桌上,孩子是真的把这里当作了家。






在比赛结束的间隙,一个小姑娘总是用拔草的方式减压。她不是宣泄负能量地胡乱地拔,而是细心地挑拣一种茎很长很韧我们叫不出名字的草。低头在草场上认真地找,蹲下身子小心地拔。一位带着小宝陪大宝参赛的妈妈看到了,嘱咐女孩把拔的草送给她。这真是一位巧妈妈,孩子们去比赛的时候,她在照顾小宝的同时忙中偷闲,用野草搓绳子。傍晚,一根长长的草绳搓好了,这一对善良的充满爱心和童心的夫妇就拉起绳子,一面吆喝着孩子们一面摇动起来,“来呀,孩子们,跳草绳呀!”在家里,包括在学校,我时常替孩子们遗憾,遗憾于他们不会玩儿,特别是不会几个人一起玩儿,他们缺少玩的游戏,也缺少需要彼此协作的玩的能力,为此,我们在校园里画格子,要求孩子们带绳子带毽子,让班主任和体育老师首先一定要教会孩子们玩,可是效果仍达不到预期。在临时组建的蒙古包村,孩子们都住在你我相同气息相通出门可见的蒙古包里,原本他们在不同的学校不同的小区,但是在这里,他们的空间距离小了,彼此之间的需求强了,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度增加了。这个时候,无论是否会跳绳,他们都尽量跳着,并且发出有些夸张的欢呼声。



大家把蒙古包的窗打开,门敞开,就像小时候的农村一样,或者像筒子楼家属区一样。家长之间也亲切地吆喝着,“来坐一会儿,喝杯茶。”受邀者也不客气,光着膀子端着保温杯趿拉着拖鞋过来,一屁股坐在门槛上。"来,坐床上,坐凳子上。”“不用,坐这里,风凉。”
上一条:蒙古包 也能做博物馆了 没有下一条